党员队伍

大年初六,他永远沉沉睡去……

责任编辑:漯河党建 文章来源:漯河日报 访问次数:602 次 发布时间:2018-03-15

   

——追记市住建委优秀共产党员李国红


    农历大年初六,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

年味依旧很浓。雨水节气过后,春天的气息悄悄漫溢。

一年之计在于春。人们已经开始为第一天上班做着各种准备,憧憬和规划着新一年的工作和生活,准备在这个已经到来的春天开好头、起好步。

市住建委城建科科长刘江涛一边计划着一年的工作,一边惦记着初七上班就和同事一起去看望在省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李国红——并肩战斗了12年的同事。大年三十那天,她还打电话给国红的爱人,得知国红依然在重症监护室不方便探视,打算节后再去看望。她相信这个军人出身的硬汉一定会康复。新的一年,他们还有很多工作要一起完成。

下午4点30分左右,刘科长的电话铃声急促响起。

“啊?不是好转了吗?”刘科长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消息是真的。

电话那头,国红的爱人已经泣不成声。

下午4时,李国红各项生命指标突然消失,与世长辞。

节后上班第一天,市住建委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沉痛。

他们没想到,也不愿意相信李国红就这样匆匆离开了他们。尽管他们知道,李国红年前带病冒雪到临颍考核城建项目建设工作时患上重感冒导致突然休克,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但大家都以为感冒和天疱疮都是可以医治的病,不至于会要了命。况且这个军人出身的汉子,突然休克之前连病假都没有休过,同事们都认为他的身体素质很好,这次不过是病了,治疗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

同事们都还在期待着李国红晚些时候会来到单位和大家打招呼,然后开始新一年的忙碌。

但是,李国红再也不会回来了。

2月23日,农历大年初八,李国红的追悼会在市殡仪馆举行,他生前的同事、战友、亲人都去为他送行。

“躺下就是休息,天堂再也没有加班,国红兄弟一路走好!”一位同事在工作群里发的这条信息,戳中了所有人的泪点。

“真是个好同志啊!现在仔细想想,主要还是他长期加班熬夜太劳累,和他作为军人对病痛的忍耐力太强、总是瞒着身边的人带病工作造成的……”提起李国红,市住建委办公室主任张笑伟忍不住哽咽了。

李国红,1971年6月出生于河南省舞阳县和善李村,在家中排行老小,从小聪明伶俐、勤奋好学。1989年,他实现了要成为一名军人的梦想光荣入伍。在部队期间,他刻苦训练,认真钻研通讯指挥专业知识,为部队培养专业技术骨干做出了积极贡献,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2005年10月,李国红从部队转业到市建委工作,先后负责建委系统安全生产、委属单位转机建制、公用事业行业指导和城建项目督导工作。2011年,李国红任城建科副科长,2016年任市建委主任科员,曾连年被评为河南省城镇污水处理运营管理先进个人、河南省市政公用行业先进个人、全市城乡建设系统先进工作者,多次被评为全市应急管理工作先进个人、市建委安全生产先进个人,被授予“十二五”期间市建委系统“十佳城建标兵”、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

和李国红一个科室的同事,见证了他每天的工作状态。

“城建科的职责范围广、任务重,不说到现场督导和其他重要活动的组织等具体事务,光是每年1000多份报表、数据和文字材料都要经过他的手出来……不管是加班到凌晨4点还是牺牲双休日、节假日,他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忍不住又流泪的同事努力让自己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向记者讲述工作中的难忘细节。

因为科室人手少,加班是常事,他们在办公室吃盒饭成了常态。作为扬尘治理工作小组成员,按照市里要求,李国红经常夜里11点带领小组成员对市区所有建筑施工工地进行检查,每次检查结束都是凌晨2点左右,回到家里休息三四个小时,就又开始了第二天的工作。

“还有比这更晚的时候,我记得有两三次都是准备给市里汇报的材料,还需要制成课件,他加班到凌晨4点多,也从没有过一句怨言。有一次我半夜醒了发现他还没回来,就给他打电话,他说还在办公室。熬夜加班对他来说已经成了常态。记得有一次他回来时天已经快亮了,到家一句话也不说,我问他咋回事儿,他说今天有点忙、有些累,不想说话,想歇歇。依然是一句牢骚都没发。”李国红的爱人告诉记者。

城建工作业务面广,工作量大,省里的考核检查多,其他地市来学习考察的活动也多,每次活动李国红都会准备好材料,陪同检查组到各县区检查。遇到感冒发烧等身体不适,他从不请假,总是悄悄利用中午时间去找医生拿点药,实在熬不住了就计算好时间在休息的时候去输液,从没耽误过工作。

2017年8月,李国红脸上开始起水泡。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身体在长期劳累和压力下免疫力降低的警示,此时正赶上河南省文明城市创建暨百城建设提质工程工作观摩会准备的关键时期。10月,省长陈润儿要带领全省各地市的代表团来漯河观摩。到各县区实地督导、察看观摩线路、准备观摩会材料等,要做的工作太多了,李国红几乎每天都在加班,虽然身上和脸上的水泡又痛又痒,但耐受力特别强的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实在熬不住了,他就到医院拿些药吃。随着时间的推移,水泡蔓延到了全身,痛痒难耐,李国红一直咬牙坚持着。后来口腔也开始溃疡,他却对家人只字未提,直到口腔疼得没办法吃饭了,妻子觉得不对劲,追问之下他才说出实情。尽管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李国红还是坚持等到10月份全省百城建设提质工程漯河观摩会结束后,才到省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结果确诊是天疱疮,医生要求他立即住院。在大量使用激素类药品的情况下,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稍微好一点,李国红又要求立即回到工作岗位。面对极力劝阻他的领导,国红说:“年末岁尾科室特别忙,2018年全市的项目规划材料需要改,六项重大攻坚任务需要考核……这些工作我最熟悉。”

出院时医生反复叮嘱他,因为免疫力降低,回去后一定要好好休息,千万不能劳累,千万不能感冒,半月复查一次。天疱疮本身就是免疫力低下造成的,极易引起感冒发烧,一旦发烧就极其严重。

“他一回来就上班了,还是没明没夜地加班加点,我们谁也拦不住。他说休息一个多月了,手头积攒的工作太多,不能再耽搁了……”同科室的另一位同事抽泣着对记者说。

同事们起初还欣慰于国红回来上班的时候比原来胖些,但他们不知道,这其实是因为大量使用激素类药物控制病情导致的浮肿。

2018年1月23日,气温骤降,漯河进入多年来罕见的严寒天气。为期4天的全市重大城建项目建设考核开始了,这4天时间要完成各县区的考核,时间紧、任务重。考虑到国红的身体状况,科室负责人很是担心:“天太冷了,换个人去考核吧!”他说:“没事儿,我去吧,这块儿工作我熟悉。”国红跟随考核组下县区了,刘科长还是不放心:“其间,我打了两次电话让他回来歇歇,他一再说不要紧。”

“国红去考核的第三天就感冒了,我让他请假,他说吃点感冒药就行了,还不让我说,非要去,说再坚持两天这项工作就圆满结束了……”言及此,李国红的爱人泪如雨下。

考核验收第四天,李国红开始发烧。

“早上他说胃口不好,就喝了点粥,吃了点治疗感冒的药和退烧药就出去了,我知道拦也没有用……”国红的爱人说,“没想到,他下午5点考核结束回到家,进门一头栽到沙发上,叫他也不应声,呼吸急促,身上滚烫,我赶紧打120……我知道这些天他是提着劲儿在硬撑……”

漯河市中心医院出的急诊结果是,李国红的双肺已经全白,出现呼吸衰竭,情况极为危急。

这天夜里,第二场暴雪开始纷纷扬扬地落下。

一个晚上过去了,李国红的病情没有好转。

第二天一大早,李国红被冒雪送往省第一人民医院,直接进入重症监护室。

这两天正好赶上周末,放在以往,李国红这时候应该正在加班赶写全市重大城建项目建设考核情况的总结材料,周一要向市里汇报。

谁都没有料到,重度感冒、天疱疮和长期劳累已经彻底击垮了这个有着坚强意志和坚定信仰的共产党员的身体,引发了交叉感染。

“进入重症监护室,我看到国红的手机上还收到一条单位发来的信息,问他这次考核结果材料汇总得怎样了……”国红爱人说,“我想着他一定会好起来,所以他休克之后就没给单位说。看到这条短信,我怕单位着急,才给刘科长打了个电话,科里的同事听说后立马就要来。那时国红在重症监护室,他们来了也没法见,我就跟刘科长说等国红从ICU出来了你们再来吧,没想到……”国红爱人泪流满面,说不下去了。

“我们都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想着他才40多岁,从没请过病假,应该没有大问题。” 市住建委主任王涛向记者说起身边的好战友时不禁眼圈发红,“ 1月27日中午12点30分,得知国红同志在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抢救,我立即安排身边工作人员去看望。后来他爱人说每天都在好转,我还觉得国红同志一定能挺过来,康复出院……”

追悼会上,李国红刚满 13岁的女儿哭成了泪人儿,以后再也听不到爸爸进门就叫她的乳名,伸开双臂说“宝宝过来,让爸爸抱抱”。这是对女儿无比疼爱的父亲回到家里见到孩子特有的表达方式。因为工作太忙,他很少有时间带孩子出去玩。平时不大爱说话的李国红就坚持每天早起,给女儿的水杯倒满热水,装进书包。如果晚上回来得稍微早一点,不管多累,他一定会坚持陪伴女儿写完作业,直到女儿入睡他才去休息。

对于妻子,李国红十分疼惜,只要有时间,就会帮妻子做家务。2018年9月26日是他们结婚20周年纪念日,国红早早计划着等女儿放暑假就带着一家人去拍一套纪念照。但是,他却永远无法兑现承诺了。

“从那天考核结束回来突然晕倒昏迷,他就再也没有醒过来,没有给身边的亲人留下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直到现在我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总觉得他还是一直在加班,深夜忙完了他还会回来……”听着国红爱人泣不成声的述说,记者也不禁潸然泪下。

然而,任心爱的妻子如何肝肠寸断、声声呼唤,李国红却再也无法醒来了。

带着对工作的牵挂,带着对父母的愧疚,带着对妻儿的眷恋,他永远,沉沉睡去……